欢迎,客人 | 免费注册 | 会员登录 您好,欢迎来到长寿产业网! 请 登录免费注册
长寿团购 | 品牌推介 | 微博 | 超市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频道 » 各地新闻 » 正文

延安市脱贫攻坚:拔掉深埋在山梁沟壑里的穷根

发布日期:2016-02-20 09:49   浏览次数:247
核心提示:陕北延安这片苍茫壮阔的黄土地上,培育了光照千秋的延安精神,滋养了腰鼓、民歌、剪纸这些韵味醇厚的传统文化。然而,在沟壑纵横、梁峁密布的褶皱里,还生活着这样一群人,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贫困户。

陕北延安这片苍茫壮阔的黄土地上,培育了光照千秋的延安精神,滋养了腰鼓、民歌、剪纸这些韵味醇厚的传统文化。然而,在沟壑纵横、梁峁密布的褶皱里,还生活着这样一群人,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贫困户。这些被残疾、病患、天灾、生存环境阻断梦想的贫困人口,至今还有20.52万,是扶贫攻坚中难啃的“硬骨头”。

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没有老区的全面小康,没有老区贫困人口脱贫致富,那是不完整的。”2015年2月13日,春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回延安看望群众,并主持召开陕甘宁革命老区脱贫致富座谈会时,饱含深情地说,“做好老区扶贫开发工作,让老区农村贫困人口尽快脱贫致富,确保老区人民同全国人民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,是我们党和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。”

总书记的殷殷嘱托极大地激励、鞭策着220万延安儿女脱贫致富奔小康的信心和决心。延安市委、市政府提出奋斗目标:力争到2018年,延安在全国革命老区中率先脱贫。

以此为新的起点,延安脱贫攻坚进入倒计时,开启了啃“硬骨头”、攻坚拔寨的冲刺,一场史无前例的脱贫攻坚战在壮阔的黄土塬上打响。

找出生活在贫困线下那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个体,真正将扶贫扶到点上

牛怀斌,52岁,本是上大学的好苗子,却因为17岁时被坍塌的窑洞砸成重残,从此不得不待在山坳坳里终日与病榻轮椅为伴;屈万平,42岁,不到1米高的个子,身患脆骨病被称为“瓷娃娃”,每次摔倒后都要躺在病床上半年之久;王毅,29岁,父母及弟弟身患疾病,一人挑起一家六口的生活重担;辛建平,47岁,曾住在山高谷深被叫做“烂川”的狭窄山沟里,走10多里蜿蜒曲折的黄土路才能到塬上的公路……

既有贫困程度,又有致贫原因,精准识别贫困人口……如果要评选延安市2015年扶贫工作关键词,“精准”肯定是头一个。

“坚持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,力争在全国革命老区中率先脱贫。”陕西省委常委、延安市委书记徐新荣说,要率先在全国革命老区中实现脱贫,就必须解决好“扶持谁” 的问题。徐新荣告诉记者,延安辖一区12县,其中有3个国家重点贫困县、6个省级贫困片区县,991个贫困村,“把真正的贫困人口找出来,才能做到扶真贫、真扶贫,为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迈出坚实一步。”

“4月份,全市用整整一个月时间,各县区都成立了五六十个摸底核查小组,精确识别贫困户,解决了‘扶持谁’的问题。”延安市委副书记、市扶贫开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薛占海解释说,过去已经建档立卡造册,建起了全市扶贫信息系统,“但过去数据库还是不够精准,贫困户也是动态变化的,这次严格按照农户申请、村组评议、乡镇核实、县区审定、县乡村三级公示的程序,将不符条件的富户剔出去,把大家都认为绝对贫困的人口纳入了进来。”

经重新核实,原有系统中27%的贫困户进行了替换更替,最终核定7.62万户、20.52万贫困人口,其中有劳动能力贫困户6.07万户、17.47万人,无劳动能力贫困户1.55万户、3.05万人。

记者在宝塔、延长、安塞等8个区县采访时看到,在各村的信息公开栏里,本村的贫困户、致贫原因、帮扶干部、扶贫规划等信息都一目了然;贫困户家门口都钉有牌子,清楚地写着户主姓名、家庭情况、个体扶贫计划等内容。

延安市扶贫局局长牛永红告诉记者,延安大部分贫困人口住在白于山区、黄河沿岸土石山区和洛河峡谷三个最为贫困的地带,生态环境整体脆弱明显制约了发展,是最难啃的“硬骨头”。

记者驱车前往洛河峡谷谷底的洛川县槐柏镇仙姑河村,5公里远的路,走了近半个小时,一个接一个的转弯和颠簸,使得坐车犹如冲浪。当天回到自家土窑洞收拾东西的辛建平回忆说:“娃们原来在学校都不愿意说自己是洛河峡谷的,也几乎不把同学往家里领。”去年3月,辛建平一家6口搬到了建在槐柏镇上的仙姑河社区,房子105平方米、三室一厅、南北通透。他笑说:“搬到社区后,家里的小娃娃说啥也不愿回这里的旧窑洞住了。”

“如果要给贫困户画像,其他地方是单个的,这里则是贫困群体的群像,属于断崖式贫困。”洛川县委书记彭安季告诉记者,洛河峡谷有56个行政村,2679户10994口人,全县40%的贫困人口集聚于此,2014年人均纯收入2000多元,与全县农民相差近万元。“‘硬骨头’再难啃也得啃。2011年,联合相关部门对洛河峡谷所有村组走访调研后,洛川县委决定,用5年时间,到2016年将洛河峡谷群众整体搬迁到县城、重点镇和社区。”

依托本地实际和资源优势精准把脉,多个方子共同施治,切实拔除穷根

冬日的陕北如同一幅苍茫古老的山水画,延川县文安驿古镇文化园区就像是画作上的千年人文景观。古城墙、烽火台、石牌坊古风荡漾,层层叠叠的古窑洞群顺坡而造,巨大的知青墙静静矗立,这座集驿站、窑居、知青记忆、路遥人生为一体的文化旅游名镇,散发出独特的古朴之美。

文安驿镇党委书记刘小勇介绍说,2011年文安驿镇被确定为市级重点建设镇,规划建成集文化展示、现代产业和特色旅游为一体的新型城镇。作为陕西省30个重大文化项目之一,古镇文化园区是与文安驿扶贫移民搬迁相配套的文化产业,可有效拉动贫困户就业致富。延川县县长张永祥告诉记者:“园区一期去年9月开园后,已带动 100多个贫困户就业,据测算,二期、三期建成后能带动500多贫困户增收致富。”

“扶贫攻坚进入冲刺阶段,面对的是贫中之贫,困中之困,采用常规的思路和办法、按部就班推进,是难以完成脱贫任务的。”延安市市长梁宏贤告诉记者,过去一年中,延安下大决心,不断创新思路,用一村一策或多策、一人一法或多法,使出了超常规的力度,探索出像延川县建立文安驿古镇文化园区这样的多种扶贫模式。

移民搬迁是挪穷窝、拔穷根的最有效措施。延安市精准确定搬迁村、搬迁户和搬迁时间节点,坚持跨区域搬迁,向城镇搬、向产业集中区搬,同时全力打造“一体六配套”(房屋主体,基础设施、产业开发、公共服务、能力建设、生态环境、后续管理配套)搬迁安置点,真正让贫困户拔掉穷根。牛永红介绍说,2014年到2018年全市总共要搬迁 23万户、80万人。搬迁中,延安市坚持“四优先一免费”,即优先搬迁特困户、贫困户、受灾户、避灾户,对无安全住房、无劳动能力、无家庭积累的“三无特困户”,由政府免费提供60平方米的共有产权房安置。

产业扶贫是解决贫困户脱贫的根本,依托产业才能走出更有动力、更稳定长效的脱贫路。根据各自实际情况和优势禀赋,延安市各区县进行了各种产业扶贫的实践。富县坚持短平快增收产业与长效增收产业相结合,采用资产入股、园区打工模式带着贫困户干,以及代建托管模式帮着贫困户干,成为带动贫困户脱贫最具活力的力量;洛川县搭乘电商、微商快车,带动一大批贫困户脱贫,“瓷娃娃”屈万平去年初通过微信卖苹果,一年下来销售额达到了2万多元。

生态扶贫是延安扶贫的一大亮点。吴起是全国退耕还林第一县,18年退耕使吴起由黄变绿,创建了一座绿色家园。2015年吴起县实施了36万亩新造林项目,优先安排贫困户参与。据县林业局局长吴宗凯介绍,仅造林一项,就有2000余贫困人口参与,人均收入4500元。同时,去年吴起县全面启动家庭林场建设试点,通过政策扶持调动林场主雇用贫困户的积极性,促进贫困户增收。

教育扶贫是贫困户能力提升、后继发展的源泉。据安塞县扶贫局局长牛社智介绍,县里全面推行贫困户子女学前和高中免学费教育,对贫困家庭子女给予不同程度的学费和生活费补助,提升了“寒门出学子”的能力。

去年起,延安市对3.05万无劳动能力贫困人口实行了兜底扶贫。志丹县对无劳动能力、无收入来源、无生活自理能力的特困人口,实行集中供养。在县社会福利服务中心,每个房间都配备衣橱、沙发、彩电等设施,每层都有工作人员值班,建有膳食中心、浴室、洗衣房,设有医务室、棋牌室、理发室、康复训练室、书画室、警务室、商品部,日常管理中实行“人性化管理、亲情化服务”。

多方合力、多条资金渠道汇成大海,多种机制保障让全社会扶贫行动起来

到去年底,吴起、志丹、黄龙三县所有贫困人口人均纯收入均超过现行全省脱贫标准2950元,实现了整体脱贫目标。按照既定目标,2016年宝塔、子长、安塞、甘泉四县区脱贫,2017年延长、延川、富县、洛川、宜川、黄陵六县脱贫,收入增幅高于全省平均水平。2018年至2020年巩固提高,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。

“当前抓扶贫攻坚,不仅要采用超常规的思路和办法,还必须众志成城,形成合力。”延安市副市长杨霄介绍说,延安市健全了五大机制,包括资金、任务、权利、责任四到县落实机制,市、县、乡、村精准扶贫工作四级组织管理体系,坚持市负总责、县抓落实、帮扶到村、扶贫到户,一把手亲自抓,一帮人共同抓,聚合全社会力量一起抓,广泛吸纳多元扶贫主体,形成了政府、市场、社会协调推进的大扶贫格局。

一年来,全市 37470名干部、1910名村党支部第一书记满怀激情地深入到贫困山区驻村联户,带着感情,带着项目、资金和技术,全面实施精准扶贫,实现了村村有驻村工作队、户户有包扶责任人。据统计,去年共落实各类扶贫项目3403个,投入资金3.6亿元,为贫困户按期脱贫奠定了基础。安塞县委书记吴聪聪告诉记者: “安塞县委、县政府明确,人人有项目、户户有帮扶干部的精准扶贫,帮扶干部不管提拔还是调动,至少三年不变,坚持农民不脱贫、干部不脱钩。”

除了夯实帮扶责任,资金投入是关键要素。在扶贫资金筹措上,延安市建立了“三个一”项目资金整合捆绑联动机制,即坚持以贫困村和贫困户发展需求为导向,坚持贫困项目安排到哪里,行业部门项目资金跟进到哪里,贫困村发展需要什么,行业部门就解决什么问题,各有关部门年度上报项目计划必须向贫困村、扶贫移民安置点和贫困人口集中,真正把项目资金安排到贫困村,用于最贫困人口。牛永红将其形象地比作“各条小溪都汇集到扶贫大海里面,如果各流各的,到最后啥也干不成。”

 

“从一年来的实践看,实现2018年全市全面脱贫是有保障的。”展望“十三五”扶贫,徐新荣充满信心地说,“发扬延安精神,在实字上下真功夫、硬功夫、苦功夫,再硬的脱贫攻坚硬骨头我们也一定能啃下来!决不辜负总书记的嘱托!决不辜负延安人民的期盼!”

 

 
最新各地新闻文章
点击排行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人才招聘 | 合作及洽谈 | 联系我们
网站备案号:苏ICP备11041264号-1 © 2014-2015
技术支持:江苏寿都密码农产品有限公司